尤加图

給白先生

時隔那麼多年,雖然你已經不在是十七八歲的少年,但我還是喜歡看你穿各種顏色的格子襯衫配工裝褲的樣子。特別最喜歡回憶你穿白襯衫的樣子…

那一年夏天,鳳凰花開了,你走了…

我埋藏在心底的話始終沒有說出口。

儘管,你并不認識我。

我還是喜歡每天上下課的時候趴在走廊的陽臺上看你,上學時的你,放學后的你,課間休息的你,開心的你,心事重重的你,輸了高中時代最後一場籃球賽獨自幾場擦拭眼淚的你…你的各種形態我都盡收眼底…

送了你很多東西,寫很多關於你的日記和信,經常發短信騷擾你…

可惜,到最後,你還是不知道我是誰。
你說你會記得我,我不信那一定是真的。